全文文献 工具书 数字 学术定义 翻译助手 学术趋势 更多
搜索帮助
意见反馈
返回首页
共搜索到相关记录 600 条,本页显示第 1 - 10 条
 
发展了的20世纪的立法学,特别是70年代以来的立法学,同此前的立法学相比显示了新特点,第一,研究的对象和范围更广泛,注意到立法的众多侧面,研究了立法的概念,立法的产生、发展、本质、作用,立法条件,立法机关,立法过程,立法技术,立才3法趋势,立法预测和规划,立法实例,部门法的制定,立法的专门史,立法制度的比较等一系列问题。
源自: 论创建中国社会主义立法学  《法学评论》1988年06期
1993年至2003年覃所长又进行了民族自治地方立法研究,首次运用比较的方法,对我国特别行政区立法、民族自治地方立法、经济特区立法、一般行政区(省、直辖市)立法的调整对象、立法主体、立法范围、批准程序、所立法规的效力范围等进行对比研究,把上述几种类型的地方立法依次划分为四个不同层次,在此基础上阐述民族自治地方立法在我国地方立法中所处的地位及立法的指导思想、立法原则。
源自: 民族研究的拓荒者  《广西政协报》2005/04/07
以 70年代为例 ,各国有关生命的立法 ,如 :卫生管理立法 ,生育和人口政策立法 ,精神卫生立法 ,控制吸毒包括麻醉剂、精神药物和滥用药物等方面的立法 ,死亡和有关问题 (包括尸体、解剖、处理 )和安乐死方面的立法 ,环境保护立法 ,医疗事故预防立法 ,器官移植立法 ,性病防治立法 ,人工授精方面的立法等等 ,至少涉及 2 0多个方面的问题。
源自: 现代生命法学的科学内核与研究  《广东商学院学报》2000年03期
立法环境的角度评估我省20多年来的地方立法工作,成绩是巨大的,但立法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服务型的立法少,管理型的立法多;针对性的立法少,泛泛性的立法多;特色型的立法少,抄搬型的立法多;简约型立法少,繁琐型立法多。
源自: 改善立法环境的思考  《湖北日报》2004/02/17
具体来说,民族自治地方立法与一般行政区立法、经济特区立法、特别行政区立法共同构成我国的地方立法体系,都具有地方立法的共性,但其立法权限有着显著的区别: 民族自治地方立法与一般行政区立法一般行政区立法是1979年7月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后产生的,并在1982年宪法中得到确认,在立法法中又加以具体规定。
源自: 当前我国民族自治地方立法权限问题探析  《行政与法》2004年06期
中期立法规划比之长期立法规划,更具现实意义、更贴近现实;比之短期立法规划,更具方向性.由于这些原因,中期立法规划具有很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立法制度有待健全,立法活动有待进一步稳定发展的国家,中期立法规划的价值尤其值得重视.编制中期立法规划需要对5年左右内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对立法的需求以及满足这些需求的可能性和条件有充分而深入的了解,需要对长期立法规划中关于5年左右内的立法设想和部署有明确而全面的了解。
源自: 论立法规划的分类  《行政法学研究》1993年03期
其次、从立法条件来看,我省的立法机构不健全,立法人员少,且素质参差不齐,立法经费少,立法信息处理网络尚未建立,立法资料缺乏,使得立法工作不能有效展开.如省政府法制办编制20人,直接从事经济立法工作的仅5人,各有关部门负责立法的人员更少,其中多数人员在本部门还兼做其他工作,不能专门从事立法工作。
源自: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经济法——兼论贵州地方经济立法...  《理论与当代》1995年03期
为了切实提高立法质量,2000年我国颁布了《立法法》,《立法法》关于立法原则、立法权限、立法程序等方面的规定,对进一步推动我国立法工作的科学化、民主化,促进立法机关依照法定的权限和程序立法,提高立法工作质量。
源自: 坚持“三个代表”重要思想 加强社会主义立法建设—...  《皖西学院学报》2002年06期
从20世纪80年代我国开始进入一种“将立法推入快车道”的“立法时代”到今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我们不仅要尽快走出以往那种过多、片面追求立法数量和规模的传统误区,而且应该尽快地对原有的立法原则、精神进行一定的清理和替换,更多地实现由数量规模型立法向质量效益型立法转变,由政府推进型立法向市场主导型立法变迁,由闭门造车型立法向开放借鉴型的立法过渡。
源自: 旧法废止凸现新的立法精神  《法制日报》2004/06/01
结果:血肿周边局部脑血流量在发病 24 小时下降不明显,辨析》[EB/OL],参见: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user/article-display.asp?ArticleID=25994 2005-4-10。刘春田:《知识产权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6页。NPC(Non Player Characters)非玩家人物,是游戏初始设定的虚拟人物,与玩家在游戏中的角色扮演人物相对应。包括玩家会在游戏中遭逢到的所有不受控制的人物,他们或会提示重要情报,或是无关紧要的人物。刘春田:《知识产权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6页。其中,技术措施权是版权人为了保护自己的版权采取的私力救济方法,是指版权人为了他人非经授权接触或使用其作品而采取的技术上的手段和方法;权利管理信息权是版权人为了在互联网上保护和管理自己的版权而附加于作品复制件上或当作品向公众传播时显示出来的有关版权和版权人的信息。参见夏敏:《“虚拟财产”及其权属的法律特征》[EB/OL],http://www.civillaw.com.cn/weizhang/default.asp?id=223392005-7-6。经由合法方式的,ISP没有必要对这些交易进行否定。对ISP来说,向谁履行债务并无太大差别,况且,现实已表明这种交易的大量进行客观上也增加了玩家的数量,大大推动了网络游戏向市场化和商业化发展。①那么,ISP能否让渡其对虚拟财产的全部权能呢?首先,笔者认为,这个问题既关涉了上述对虚拟财产法律属性的界定,同时又是完善虚拟财产权、协调当事人间权利义务矛盾的一种重要构想,因而是在此处有必要提及的一个问题。其次,笔者认为,问题的回答应当是肯定的,也是可取的:就ISP而言,长期作为虚拟财产的所有者毕竟造成了其在与玩家之间复杂化的关系甚至尴尬处境,且无形中会增加其自身的运营成本。如果ISP与玩家达成了虚拟财产归属权的合意,通过玩家支付相应的对价(包括虚拟财产转移的手续费和保管费等),那么即可实现ISP与玩家间角色的成功转换,足以减少或避免两者之间可能发生的许多纷争。②在上述合同之债中,虚拟财产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看做玩家主张债权的权利凭证,是证明债权效力的拟制物。如果纵深分析,我们又会发现,玩家所享有的这种建立在虚拟财产上的债权与传统民法上的债权亦是有区别的。第一,玩家的债权呈现一种动态扩张的趋势。随着游戏的深入和升级,玩家更多地投入时间、精力和金钱,其对虚拟财产的使用权相应地得到扩张,其所享有的债权外延也随之扩大。具体表现为,玩家不断地更新自己的虚拟装备,提升自己的玩绩,如攻击力、防御力和魔力等,并力图形成一种良性循环,虚拟财产也由此不断获得并更新。第二,玩家的债权呈现出一定的物权化特征。首先,物权与债权的一个重要区别是保护方法上:为保障物权人对其物的支配权,法律赋予物权人具有请求他人返还原物、排除妨碍、恢复原状的权利,民法上称之为物上请求权;而债权是债权人请求债务人为一定行为或不为一定行为的权利,而并非对物的支配权,因此债权受到侵害时,要使债权人的损失得到恢复,一般只宜采取损害赔偿的方式。③反观网络空间中,“网络人物(即玩家———笔者注)也要遵从网络规则,虚拟财产所有权(应为占有权———笔者注)受到侵害,可以要求游戏运营商或社区管理员恢复虚拟物品或进行虚拟货币的赔偿,这在网络技术上是完全可以实现的。虚拟财产作为一组加密数据是不可能从物质上消失的,是可以进行数据恢复的”,结合本文虚拟财产可再现的法律特征,“因此,所有权人(应为占有权人———笔者注)不得要求现实货币的赔偿”。④所以,虚拟财产权的救济方式与物权的保护方法有相似之处。其次,根据我国《合同法》第80条第1款“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的规定来看,在虚拟财产权的法律关系中,玩家在合同规定范围内享有ISP让渡的部分处分权,完全可以自由转让虚拟财产,无需通知债务人———ISP。所以,通过以上考察,可以初步认为,玩家在让与和处分其债权时,其地位与所有权人并无本质的区别,或谓有类似所有权人之地位。进一步讲,虚拟财产作为债权债务关系的权利重要凭证,在某种程度上有类似无记名有价证券的性质———代表一定财产权的格式化凭证。众所周知,有价证券所记载的权利本质上是请求权,即债权,但有价证券的流通采行的却是物权法的规则———动产以交付占有移转所有权或设定质押,有价证券及债权凭证亦同,从而使有价证券变成为“有形化的债权”,具有了物权的基本特征,或者说本质上又属于物权。⑤以至于“在有价证券的权利中,所有权与债权融为一体,很难确定对证券的权利是物权还是债权”。⑥从更深层次上来讲,建立在虚拟财产上的这种类似于有价证券的由债权向物权渗透的现象,我们不妨认为是现代社会债权物权化的又一个例证。尽管如此,此种特殊债权从根本上讲仍属债权之一种,理应受到我国现行《合同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的规范和调整。所以,玩家对游戏环境下丢失的财产主张所有权则是缺乏充足法律依据的,而如果根据消费合同的约定主张ISP违约是完全会得到支持的。⑦毕竟,玩家对虚拟财产权利的行使只是对ISP服务行为请求权的设定或变更,而不是物的所有权的交易。⑧①②③④⑤⑥⑦⑧盛大的《热血传奇》游戏在其用户协议上明文规定:“热血传奇网络游戏运营过程中产生并储存于盛大网络数据库的任何数据信息(包括但不限于账号数据信息、角色数据信息、等级物品数据信息等,但用户的姓名、身份证号、电话号码等个人身份数据信息除外)的所有权均属于盛大网络。”[EB/OL],参见:http://game.163.com/game2002/editor/040713/040713-226154(3).html。又如,台湾地区为了解决游戏运营中虚拟财产的问题,已经有人拟订了规定:在本游戏中所有的电磁记录均属服务商所有。但游戏服务商需保障玩家相关游戏历程电磁记录完整不受他人侵害,并负有一定期间保存相关游戏电磁记录的义务。参见杨立新:《论网络虚拟财产的物权属性及其基本规则》,《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04年第6期,第3~13页。笔者以为,在李宏晨诉北极冰公司案中,朝阳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依据即是将ISP与玩家的关系界定为债务关系,而被告在网络安全的保障义务上存在漏洞和瑕疵,从而导入了《合同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调整的范围内。王利明:《物权法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12页。孙宪忠:《德国当代物权法》,法律出版社1997年版,第24页。刘军霞:《首例虚拟财产纠纷引发的法律思考》,《河北法学》2004年版,第112~114页。王利明:《民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45页。关于此种构想,可具体参见艾鲁克:《网络游戏的消费行为建立与虚拟财产保全》[EB/OL],http://games.enet.com.cn/article/A2820050311012-1.html。实际上,ISP根据该财产的状态兑现相应服务而无需关心占有该财产的玩家是否变更(当然,从技术角度讲他也无法控制该变更)。由此产生了很多所谓的职业游戏玩家,他们以出卖交易这些虚拟财产为主要的生活来源。参见王磊:《网络虚拟财产交易成规模,职业玩家月“薪”数万》,《文汇报》2004年2月10日。四、结语网络技术进步已经使人们的生活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种变化累积到一定程度就有可能出现虚拟世界与现实社会之间的冲突和矛盾。尤其当下,虚拟财产动辄被盗窃,虚拟财产地下交易如火如荼且日渐公开化,玩家的虚拟财产被游戏运营商的格式合同肆意践踏,有关虚拟财产刑事犯罪案件屡屡发生……无论是玩家I、SP、法学家,还是社会团体,盼望虚拟财产能得以法律上正名的呼声日益高涨。①正如马克思所言:“每当工业和商业的发展创造出新的交往形式……法便不得不承认它们是获得财产的新方式。”②所以,“首先,当社会生产方式的进步要求某种法律形式时,现实生活中尚未存在的法律形式就会被创造出来;甚至原来的概念、范畴的内涵都会发生新的变化以适应法律的成长和发展要求。其次,社会变革在引起经济增长和政治、文化进步的同时,使得社会关系更趋复杂化,主体多元化和利益多元化不仅呼吁法律及时记载和确认这种新的现实并予以保障,而且要求法律能够在社会变革中及时提供必要的规范以对各种社会主体的行为予以指导和调控。”③而且,从务实的角度看,2003年以来国内网络游戏业的收入一度超过同期的电影业票房收入,成为我国GDP的一个不可忽视的组成部分。此外,信息产业部已将“网络游戏通用引擎研究及示范产品”等两个项目纳入国家“863计划”,电子竞技也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正式开展的第99个体育项目。④所以,当务之急,是对虚拟财产做出法律上的明确规定,以促进网络游戏业的健康持续快速发展。当然,上述冲突和矛盾的解决,首先只能立足我国现实的法律资源。但是,“法律必须是稳定的,但不可一成不变”。⑤所以,面对相关法律和理论对虚拟财产保护的真空,法必然也必须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客观事实的改变而做出调整,以保持法与客观事实在变动中的契合。为此,笔者以为,当前应着重做好以下两项应急工作:(一)考虑技术发展的超前性和立法完善的滞后性,可以先从低层次的立法开始,对现存的法律问题进行规范。2004年《宪法》修正案第22条,将原宪法第13条“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的收入、储蓄、房屋和其他合法财产的所有权”修改成为“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笔者认为,这一“合法的私有财产”的修改与概括规定无疑为《民法通则》中“其他合法财产”的解释提供了相当的空间。就此,立法机关可以审时度势,适时地对民法上财产的外延做出扩大性司法解释,或者考虑在将来民法典的制定中予以统筹考虑和规定;(二)继续完善《刑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对于计算机安全行为的责任保障条款,以适应社会生活中法律问题的层出不穷。通过以上民刑并举,力争将虚拟财产尽快整合到我国的法律保护体系内。其次,法学理论界应加强对虚拟财产相关理论的研究,围绕虚拟财产的概念和法律属性的界定、关系双方的权利义务、责任与救济以及由虚拟财产引发的“通货膨胀”、交易征税等问题展开广泛而深入的探讨,为立法工作和司法实务积累可资借鉴的经验。虚拟财产第一案已尘埃落定:虚拟财产受到了法律保护的判决结果,看似令玩家扬眉吐气,但谁又是最后的真正赢家呢?李宏晨为诉讼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而恢复丢失装备的判决之于明日黄花的《红月》游戏已基本没有什么意义。可想而知,虚拟财产合法化不是一蹴而就的过程,在网络与现实之间虚拟财产会暂时表现得患得患失。但是,伴随计算机安全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和法律规范的与时俱进,我们相信这是一个任重道远的过程,更是一个光明的过程。⑥(责任编辑:张涵)①②③④⑤⑥2003年12月10名成都律师联名上书全国人大法工委并提交了《保护网络“虚拟财产”立法建议书》,参见http://news.17173.com/content/2003-12-24/n960-876763.html。欣慰的是,在2004年11月全国律师协会信息网络与高新技术专业委员会第四届年会上,国家版权局副司长许超作了题为《网络版权立法的初步设想》的报告。参见http://games.sina.com.cn/newgames/2004/11/111059085.shtml。又,2005年出席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人大代表张学东指出:“我国立法和司法机关必须进一步强化对网络虚拟财产保护的决心”,“这等于是给步履蹒跚的互联网安全发展进程打一支强心针。”参见http://www.china-woman.com/gb/2005/05/31/zgfnb/fzsh/10.htm。笔者以为,后两者都从不同层面折射出我国官方对网络虚拟财产持有的态度。Pound.Interpretations of Legal History[M].Cambridge,Mass,1923.1。杨向华:《网络游戏虚拟财产法律性质浅议》,《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4年第4期,第28~30页。李道军:《法的应然与实然》,山东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320页。《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72页。在“你认为怎样才能更好地处理网络虚拟财产事件”的大型调查活动中,面对被选择的4个选项,51.5%的人选择了“尽快完善相应法律法规”项。详细参见:http://games.sina.com.cn/zt/031205-gamemoney/。此外,2005年4月24日北京市消费者协会公布的第一季度投诉分析显示,网络游戏的投诉成为新的热点。市消协有关人士表示,网络游戏的消费者已经形成一个规模庞大的群体,但由于这一领域缺乏监管的机制机构,消费者权益受到侵害时很难得到法律保护,建议有关部门尽快出台相关规定,建立健全市场监督体系。[EB/OL],参见:http://games.sina.com.cn/y/n/2005-04-25/99082.shtml。论网络虚拟财产的法律属性@石杰$兰州大学法学院!兰州730000 @吴双全$兰州大学法学院!兰州730000网络虚拟财产;;法律特征;;法律属性;;债权基于对网络虚拟财产概念的厘定及其法律特征的分析,围绕当前对虚拟财产法律属性的界定中出现争议颇大的物权说、知识产权说和债权说,从游戏运营商与玩家之间的消费合同关系出发,本文认为虚拟财产权本质上表现为玩家的一种债权请求权,并包含有物权的一定特征而向物权渗透。当务之急,应当尽快将虚拟财产整合到我国法律的调整体系内。①在“你认为怎样才能更好地处理网络虚拟财产事件”的大型调查活动中,面对被选择的4个选项,51.5%的人选择了“尽快完善相应法律法规”项。详细参见:http://games.sina.com.cn/zt/031205-gamemoney/。此外,2005年4月24日北京市消费者协会公布的第一季度投诉分析显示,网络游戏的投诉成为新的热点。市消协有关人士表示,网络游戏的消费者已经形成一个规模庞大的群体,但由于这一领域缺乏监管的机制机构,消费者权益受到侵害时很难得到法律保护,建议有关部门尽快出台相关规定,建立健全市场监督体系。[EB/OL],参见:http://games.sina.com.cn/y/n/2005-04-25/99082.shtml。 ②《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72页。 ③李道军:《法的应然与实然》,山东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320页。 ④杨向华:《网络游戏虚拟财产法律性质浅议》,《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4年第4期,第28~30页。 ⑤Pound.Interpretations of Legal History[M].Cambridge,Mass,1923.1。 ⑥2003年12月10名成都律师联名上书全国人大法工委并提交了《保护网络“虚拟财产”立法建议书》,参见http://news.17173.com/content/2003-12-24/n960-876763.html。欣慰的是,在2004年11月全国律师协会信息网络与高新技术专业委员会第四届年会上,国家版权局副司长许超作了题为《网络版权立法的初步设想》的报告。参见http://games.sina.com.cn/newgames/2004/11/111059085.shtml。又,2005年出席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人大代表张学东指出:“我国立法和司法机关必须进一步强化对网络虚拟财产保护的决心”,“这等于是给步履蹒跚的互联网安全发展进程打一支强心针。”参见http://www.china-woman.com/gb/2005/05/31/zgfnb/fzsh/10.htm。笔者以为,后两者都从不同层面折射出我国官方对网络虚拟财产持有的态度。 ①实际上,ISP根据该财产的状态兑现相应服务而无需关心占有该财产的玩家是否变更(当然,从技术角度讲他也无法控制该变更)。由此产生了很多所谓的职业游戏玩家,他们以出卖交易这些虚拟财产为主要的生活来源。参见王磊:《网络虚拟财产交易成规模,职业玩家月“薪”数万》,《文汇报》2004年2月10日。 ②关于此种构想,可具体参见艾鲁克:《网络游戏的消费行为建立与虚拟财产保全》[EB/OL],http://games.enet.com.cn/article/A2820050311012-1.html。 ③王利明:《民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45页。 ④刘军霞:《首例虚拟财产纠纷引发的法律思考》,《河北法学》2004年版,第112~114页。 ⑤孙宪忠:《德国当代物权法》,法律出版社1997年版,第24页。 ⑥王利明:《物权法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12页。 ⑦笔者以为,在李宏晨诉北极冰公司案中,朝阳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依据即是将ISP与玩家的关系界定为债务关系,而被告在网络安全的保障义务上存在漏洞和瑕疵,从而导入了《合同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调整的范围内。 ⑧盛大的《热血传奇》游戏在其用户协议上明文规定:“热血传奇网络游戏运营过程中产生并储存于盛大网络数据库的任何数据信息(包括但不限于账号数据信息、角色数据信息、等级物品数据信息等,但用户的姓名、身份证号、电话号码等个人身份数据信息除外)的所有权均属于盛大网络。”[EB/OL],参见:http://game.163.com/game2002/editor/040713/040713-226154(3).html。又如,台湾地区为了解决游戏运营中虚拟财产的问题,已经有人拟订了规定:在本游戏中所有的电磁记录均属服务商所有。但游戏服务商需保障玩家相关游戏历程电磁记录完整不受他人侵害,并负有一定期间保存相关游戏电磁记录的义务。参见杨立新:《论网络虚拟财产的物权属性及其基本规则》,《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04年第6期,第3~13页。 ①其中,技术措施权是版权人为了保护自己的版权采取的私力救济方法,是指版权人为了他人非经授权接触或使用其作品而采取的技术上的手段和方法;权利管理信息权是版权人为了在互联网上保护和管理自己的版权而附加于作品复制件上或当作品向公众传播时显示出来的有关版权和版权人的信息。参见夏敏:《“虚拟财产”及其权属的法律特征》[EB/OL],http://www.civillaw.com.cn/weizhang/default.asp?id=223392005-7-6。 ②刘春田:《知识产权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6页。 ③NPC(Non Player Characters)非玩家人物,是游戏初始设定的虚拟人物,与玩家在游戏中的角色扮演人物相对应。包括玩家会在游戏中遭逢到的所有不受控制的人物,他们或会提示重要情报,或是无关紧要的人物。 ④刘春田:《知识产权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6页。 ⑤陈敏建、尚志龙:《虚拟财产的法律性质辨析》[EB/OL],参见: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user/article-display.asp?ArticleID=25994 2005-4-10。 ⑥吴汉东:《无形财产权制度研究》,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96页。 ⑦陈旭琴:《论网络虚拟财产的法律属性》,《浙江学刊》2004年第5期,第144~148页。 ⑧张斌:《网络游戏中“虚拟财产”的性质认定》[EB/OL],参见http://timeslaw.363.net/newpage450.htm,2004-8-1。 ①邓张伟等:《网络游戏中虚拟财产的法律属性及其各方关系问题之分析》[EB/OL],参见:http://www.chinalawedu.com/news/2004_5/25/0900188855.htm。 ②夏敏:《“虚拟财产”及其权属的法律特征》[EB/OL],参见:http://www.civillaw.com.cn/weizhang/default.asp?id=22339 2005-7-6。 ③江平:《民法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347页。 ④江平:《民法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312页。 ⑤周:《罗马法原论(上册)》,商务印书馆1994年版,第281页。 ⑥王利明:《物权法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40~41页。 ⑦江平:《民法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349页。 ⑧当然,也有人提出质疑:ISP对非法途径取得的虚拟财产行使的这种“监管权”是否有法律根据呢? ⑨江平:《民法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317页。 ①“私服”、“外挂”违法行为是指未经许可或授权,破坏合法出版、他人享有著作权的互联网游戏作品的技术保护措施、修改作品数据、私自架设服务器、制作游戏充值卡(点卡),运营或挂接运营合法出版、他人享有著作权的互联网游戏作品,从而谋取利益、侵害他人利益。“私服”、“外挂”违法行为属于非法互联网出版活动,应依法予以严厉打击[EB/OL]。参见: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26150.html 2005-4-2。 ②据调查,一款网络游戏的平均运营时间为18个月。参见柴晓宇等:《试论虚拟网络财产的性质》,《社会科学家》2005年第2期,第113~116页。 ③杨立新:《论网络虚拟财产的物权属性及其基本规则》,《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04年第6期,第3~13页。 ④这条解释已经随着台湾“刑法”的修正而失去法律效力。其“刑法”修正通过后,新增妨害计算机使用罪章,删除第323条电磁记录以动产论之规定,因而电磁记录不再视为动产,不再适用盗窃罪处罚。 ⑤张斌:《网络游戏中“虚拟财产”的性质认定》[EB/OL],参见http://timeslaw.363.net/new-page-450.htm,2004-8-1。 ①最近由瑞典游戏公司MindArk开发的《安特罗皮亚计划》(Project Entropia)令离线交易的性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这款游戏无需玩家购买点数或缴纳月费换取游戏时间,下载客户端程序也是完全免费。游戏方式是由玩家通过游戏运营商将真实货币兑换成虚拟货币,再利用虚拟货币在游戏的虚拟社会中从事商业或其他活动,然后将得到的虚拟货币通过MindArk兑换成真实货币。在类似的网络游戏中,虚拟财产的价值特征根本无需论证。参见于志刚:《论网络游戏中虚拟财产的法律性质及其刑法保护》,《政法论坛》2003年第6期,第121~131页。 ②上海商建刚律师认为,李宏晨诉北极冰公司的判决只有两种办法执行:“其一,势必要运营商修改游戏程序,重新创造一个功能相同的装备(item),这将影响游戏的公正性;其二,将这些item从现在所有人的账号上拿走,就将会引起其他ID的不满,甚至可能引起另一场诉讼。”所以,囿于虚拟财产的稀缺性,“本案的判决将无法执行”。[EB/OL],参见:http://news.17173.com/content/2004-12-19/n211-127632.html。 ③[美]迈克尔.D.贝勒斯:《法律的原则———一个规范的分析》,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年版,第89页。 ④央视聚焦:《虚拟财产正名谁偷了屠龙刀?》[EB/OL],参见:http://games.sina.com.cn/newgames/2003/11/11148346.shtml。 ⑤刘明晶等:《数字化货币》,海天出版社1999年版,第76页。 ⑥有关该观点详情,参见彭玉旺:《虚拟财产相关法律问题研究》,《北京人民警察学院学报》2004年第5期,第34~40页。 ⑦赛博空间这个词是加拿大科幻小说家威廉.吉布森于20世纪80年代中叶首先使用的。他在一本科幻小说中,描写了计算机网络化把全球的人、机器、信息源都联系起来的新时代,昭示了一种社会生活和交往的新型空间。参见:Michael E.Doherty,Jr,“Marshall Mcluhan Meets Willi-amGibsonin‘Cyberspace’”,CMC Magzine September1,1995.p.4.网络空间既改变了人们交往的空间,也重新调整了人与人、人与社会乃至人与自然的关系。网络空间的出现,使人类的时空概念出现了根本的改变,对人及其所生存的环境都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和影响。 ⑧赵占领:《论虚拟财产的法律保护》,《信息网络安全》2004年第5期,第20~22页。 ①当然,虚拟财产是一个开放的不断发展的概念。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与进步,它的外延也会不断的丰富和扩大。所以,该种对虚拟财产的分类是开放性和兜底性的。 ②ISP为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的缩写,是指网络服务提供者(包含游戏运营商),包括以下几类: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IAP(Internet AccessProviders);信息内容服务提供者ICP(Internet Content Providers);网络平台提供者IPP(Internet Presence Providers);在线搜索服务提供者OSP(OnlineSearch Providers)。 ③张书乐:《拿什么来保护你!我的虚拟财产》[EB/OL],参见:http://game.163.com/game2002/editor/040713/040713_226154(1).html。 ④杨向华:《网络游戏虚拟财产法律性质浅议》,《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4年第4期,第28~30页。 ⑤荆龙:《“虚拟财产”面对现实考量》[EB/OL],http://www.civillaw.com.cn/weizhang/default.asp?id=14234 2005-4-7。 ⑥[英]戴维.M.沃克主编:《牛津法律词典》,北京社会与科技发展研究所编译,光明日报出版社1989年版,第729页。 ⑦此外,还有一些学者从制度创新的角度,在倡导无形财产理论时对物与财产的关系进行过分析。参见杨紫煊:《财产所有权客体新论》,《中外法学》1996年第3期;吴汉东:《关于无形财产权若干理论问题的研究》,《法学研究》1997年第3期。 ⑧彭万林主编:《民法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49页。 ⑨郑成思:《知识产权论》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第36页。 10○江平:《民法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312页。 ①在翻译中,人们常常把“虚拟”对应为英语中的“virtual”。实际上,根据《The Oxford Dictionary》的解释,“virtual”有两层意思:其一,虽然不是真的;其二,但因表现或效果如同真的而可视为(或充当)真的。前一层是从属性的(衬托),后一层才是主要的(结论)。以前译作“虚”,是仅仅译出从属的意思(不是真的),却丢掉了这个单词的主要意义(即表现如同真的),参见:《virtual在科技中的含义和译法》[EB/OL],http://www.stormloader.com/whq/translation.htm。所以,笔者在称谓上使用“虚拟”二字,并不是指这种财产是虚无的、不存在的,而是为了在价值来源和存在形式方面与传统形态的财产区别开来。 ②单就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财产案件,据不完全统计,从2002年1月到2004年3月,全国有案可查的就有300多起。参见杨立新:《论网络虚拟财产的物权属
源自:   《》
 
 
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统计数据库
中国统计年鉴(资料)及最新经济运行数据收录最齐全、功能最先进的统计数据挖掘分析平台...
http://tongji.cnki.net/


CNKI历史上的今天
搜索人物生平,事件始末,历史脉络...
http://history.cnki.net/


 
 
首页上页下页末页  / 60
相关数字:
规划立法数城市方面立法量
 
CNKI主页 设CNKI数字搜索为主页 | 收藏CNKI数字搜索| 网络统计数据资源导航
  2010 CNKI-中国知网
京ICP证040431号 京ICP证04044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